垃圾分类资讯

垃圾分类创业兴起 青年成主力军

来源:admin日期:2019/09/04 浏览:

垃圾分类这件事儿,是不是只能带火“分类垃圾桶”生产商?年轻人还有没有机会在垃圾分类的大趋势中分一杯羹?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近日采访发现,与垃圾分类相关的创业项目正在青年人群中兴起。年轻人瞄准了一个个“细分市场”,并从中找到值得自己付诸努力的新方向。

哈佛硕士的新选择——教会市民垃圾分类

“垃圾分类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小区干净了。以现在15天堆起一个金茂大厦(高420.5米)的垃圾堆积速度,明年上海就快装不下这些垃圾了。”在上海的一些居民小区里,市民们常常能在垃圾桶旁见到一个打扮朴实、操着一口流利上海话的姑娘在宣讲垃圾分类的小知识。

“阿姨妈妈们”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个看上去与居委会干部差别不大的上海女孩,是全球顶尖学府——哈佛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一年多时间,她跑遍了上海的88个小区,手把手教居民垃圾分类。

从一个生活安逸的公务员,到辞去工作专心户外运动的“行者”,再到陪着老公去哈佛读书,“一不小心”也拿到了哈佛毕业证书的硕士,周春的“10年青春”,让很多人艳羡,她也一步一步与环保结缘。2018年,在上海试行垃圾分类的契机下,她开始了新的计划——辅导垃圾分类项目。

虽然这个项目目前盈利情况不理想,收入连普通白领的水平都达不到,但周春说:“环保是为了我们的居住环境,也是为了子孙后代,是我们的初心。”

1984年出生的周春老家在上海浦东农村,距离上海最大的垃圾填埋场——老港镇填埋场不远。幼时见到的“大片的垃圾堆”令她印象最深,“家旁边的斜坡被其他地方偷倒来的生活垃圾几乎填平,垃圾集中焚烧时会有难闻的气味。”儿时的周春,有时甚至会在垃圾堆里翻翻找找,玩得很开心。

一次在澳大利亚的旅行中,周春看到沿途有许多环保生态厕所,不用水冲,而是用谷壳掩盖。这种做法,不仅能够掩盖味道,还能帮助发酵堆肥,堆肥箱放满之后由直升机运走,最终还田。先进的环保理念第一次令周春大开眼界:原来环保也能这么高大上!

2016年从美国学成回国后,她做了两年多有机农产品创业,公司获得了两轮融资。但两年后误打误撞,她改行做起了垃圾分类。有一次,她去上海长宁区某街道一家居委会拜访,一个居委会书记对周春开玩笑说:“卖有机农产品还不如来帮我做垃圾分类。”

2018年9月,她接下了第一个垃圾分类项目:帮一家老小区定制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培训志愿者,并推进方案执行。她面对的,是一个始建于1950年代的老旧小区,高空抛物、垃圾乱扔、物业推诿等问题不断。甚至有个别不愿意分类的居民,赌气直接把垃圾甩在居委会门口或者工作人员办公桌上。

面对这些情况,周春和志愿者都一一耐心劝解,身体力行帮忙。一个月后,那些反对声最激烈的居民,成了小区里垃圾分类做得最好的几位。

周春团队目前有8名全职员工,有的是日本、英国,芬兰的留学海归,有的辞了外企高薪工作或者放弃了高薪工作机会,有的去过西藏支教、去非洲扶贫,也有瞒着家里偷偷来的。

环保达人跟踪“垃圾去向”

宋慧是上海爱芬环保科技咨询服务中心的总干事,36岁的他已经与垃圾打了近10年的交道。他干过很多“蠢事”,比如辞去外企高薪工作自己创办公益组织,比如吃力不讨好地待在小区垃圾桶旁教居民怎么把垃圾分类,又比如,清晨五六点钟起床开车跟踪垃圾装运车。

从2011年开始“与垃圾为伍”,宋慧和他的团队目前已经为全上海309个社区制定并执行了垃圾分类宣传、推广、落地计划。看到居民定时定点拿着不同类型的垃圾袋出门扔垃圾,是他最开心的事之一。

“之前居委会、物业都拿垃圾分类这件事没有办法,他们能做的最多就是挨家挨户发放分类垃圾袋。”在上海各种小区的垃圾桶旁待下来,宋慧发现,自己团队能做的其实有很多。比如,爱芬环保每次入驻小区前都会进行一个垃圾分类行为的入户调查,分析小区的垃圾分类情况,再制定专业的执行、推广方案。

这种推广包括但不限于挨家挨户上门宣讲、双休日举行大型宣讲活动、志愿者在垃圾桶旁蹲点指导、带社区居民参观上海最大的老港垃圾填埋场等,“得让老百姓觉得,做这件事情很有必要”。

有一段时间,小区里的居民对“垃圾去向”问题特别敏感。“小区业主群里讨论说,垃圾混装、混运的情况很突出”,分类率原本可以达到90%以上的小区,对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大幅度下滑,很多本来认真分类的业主不分类了,“大家觉得,反正分完要混装,有啥好分的?”

较真儿的宋慧决定一探究竟。他清晨五六点钟起床,跟着小区里运湿垃圾的车辆一路开到了垃圾场。他从垃圾场的门缝里朝内张望,拍下了一段珍贵的影像资料。

画面中,一名工人穿着橡胶筒靴,在一个垃圾池子里捞塑料。“他是在湿垃圾堆里捞其他垃圾”,宋慧一边给居民们播放视频,一边告诉居民,“如果湿垃圾分类不纯净、不除袋,垃圾场就需要工人在特别恶劣的环境下进行分拣;如果大家不分类或者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分类,工人会判断这是混合垃圾,会一股脑儿全部扔进需要焚烧的炉子里或者进行填埋,不再进行二次分类,这会对环境造成损害。”

“有图有真相”的解说,破解了小区居民的顾虑,他们开始重新认真分类。“垃圾分类的源头在老百姓,老百姓的习惯最难改变。”宋慧说。

团上海市委社会工作部的统计,目前像爱芬环保一样从事垃圾分类的青年社会组织已经有30余家,他们每天都在用更加专业的手段让垃圾分类“入脑入心”。为此,团上海市委还发布了面向全市青少年的垃圾分类倡议和上海青少年参与推进城市生活垃圾分类五项行动计划。

“水热魔法”助力湿垃圾变身优质肥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周春和宋慧们“高大上”的环保梦,很有可能在上海交通大学华景科学与工程学院一群年轻学生的手里“梦想成真”。

在没有臭味的情况下,上海交大金放鸣教授带领的团队如今可以通过工业化手段,实现1小时内处理完湿垃圾,且余下的“废水”和“废渣”还可用于农业肥料——第一台连续式水热资源化湿垃圾技术装置投料运行测试成功。

这个装置就像个“水热魔法师”,吞进去的湿垃圾全部都能转化成优质的农业肥,设计日处理量为100吨。

据悉,湿垃圾中的有机物经过水热氧化技术转化后,产生的“废水”含有大量有机质和其他营养物质,是高品质的液肥,能够直接用于农作物施肥或水产养殖;固体“废渣”是腐殖酸原粉,经过加工后可以用于土壤污染修复、沙化地修复、重金属污染土壤修复、大气污染修复、水体污染修复等,也可以直接用于农业施肥。腐殖酸类物质是净化生物圈、改善生态环境的宝贵资源。

相比于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湿垃圾厌氧发酵技术,水热氧化技术可以做到高度集成化,厂房占地面积大大缩小,日处理100吨湿垃圾的处理能力的水热处理核心部分只需60平方米左右。该技术规模化程度高,可以根据需要建造大、中、小型装置,应用于城镇、商场、学校等不同场景。

据了解,目前世界各国应用于生活垃圾的处理方法主要是焚烧、填埋和发酵。纵观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垃圾处理技术,在餐厨垃圾的处理中,应用最多的是厌氧发酵或好氧堆肥技术,相比之下,水热资源化技术具有占地少、速度快、无三废、无异味、无毒害、产率高、产品经济价值高、投资回收周期短等优势。金放鸣说,未来这一技术有望替代现有的生活垃圾处理技术,成为引领世界垃圾处理技术的风向标。

他介绍,目前,全国的生活垃圾中的餐厨垃圾占比达到50%以上,现有水热资源化处理技术可以将此部分垃圾完全资源化利用,加工处理成高附加值工业产品;而在不久的将来,占生活垃圾总量约40%的干垃圾也都将实现水热资源化回收再利用,人类生产生活中产生的垃圾的回收利用率将达到90%以上,实现战略性垃圾全品类回收再利用。

金放鸣团队未来将与不同部门协作实现分类运输、分类处置,积极推广水热资源化技术,让有机物垃圾通过循环利用变废为宝,使城市生活垃圾真正实现减量化、无害。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